1. <video id="z7bfh"></video>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知識庫 ? 程序人生

            程序員:用代碼改變世界

            來源: 中國青年報  發布時間: 2018-11-01 09:56  閱讀: 6436 次  推薦: 109   [收藏]  

              原文發布于 2017 年 11 月,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        牛仔褲、格子襯衫、運動鞋和雙肩包——如果把這四個詞放在一個人的身上,似乎不用描述長相,大家就對他的職業有了猜測——八成是個程序員吧?

              這個被笑稱“月入五萬過成月入五千樣子”的群體,以“收入高”、“腦回路簡單”、“一成不變”等標簽在江湖上留下諸多傳說。他們會在十年間只用同一個品牌的電子產品,也能在“雙11”的誘惑面前不為所動。他們可以憑自己一雙手寫出的代碼吸引來創業公司的前兩輪融資,也會驕傲地說,“我們就是在改變世界”。

              能干到80歲的職業

              前不久,全球首屆程序員節在西安舉辦。活動評選出十位“功勛程序員”。金山軟件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求伯君、王碼五筆字型發明人王永民、濤思數據TBase創始人陶建輝、曠世科技創始人兼CEO印奇等都被授予該榮譽。

              王永民第一個發言。他穿著一件白襯衫,下擺翹起一角,水洗藍的夾克外掛著剛剛領到的獎牌。戴著標志性的黑色方框眼鏡,王永民聲音洪亮:他排第一名,是按照大小個順序排的。他舉著麥克,高聲建議:“程序員不要急于出名,出了大名就干不明白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陶建輝曾創立過專注于母嬰行業的智能硬件公司快樂媽咪。他給出了“程序員到底能干到多少歲”這個問題的答案——至少到80歲。陶建輝過去一年寫了四萬余個代碼,在來西安的飛機上,他還寫了幾百個。2007年春天,他在家里整整寫了十天代碼。在兒子擊劍比賽現場,陶建輝也打開電腦,邊看比賽,邊寫代碼。這也是他曾擁有的三個創業公司的源頭:全靠他手中的代碼,拉來了天使輪和A輪融資。

              1993年,陶建輝的姐姐想買一款財務軟件,當時需要花2000元。陶建輝說,“這2000元你給我算了,我給你開發一個”。時至今日,姐姐仍然在用這款軟件。姐姐問陶建輝:“你49歲的人了,還寫什么程序?”陶建輝說,“我們長沙人,吃完飯就是麻將和泡腳,對我來說,寫程序就是打麻將、就是泡腳,為什么不能干到80歲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計算機是個挺直接的科學,如果你寫的是簡潔、直接、對的代碼,它就會給出你希望的程序。如果你做得足夠好,結果一定是你所期望的。”在加拿大做程序員的張靜說。

              張靜公司里有一些工作十年以上的資深程序員,不論他們到哪個組,都可以迅速上手,并幫助工作經驗較少的新人解決問題。他們當中,有人已經四五十歲,思維依舊跟得上時代的最前沿。

              在北京一家人工智能頭部企業做架構師的楊同禹(化名)說,國內對程序員有一定的年齡歧視,認為到了一定年紀之后就不適合做程序員。

              楊同禹說,之所以國外對程序員的年齡歧視弱于國內,是因為國外軟件行業起步較早,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起步,到現在四五十歲的程序員很常見。而國內行業發展較晚,四五十歲的程序員和雷軍是一個時代,如果仍然在技術崗位上,不少人會質疑,“為什么沒做管理工作,為什么不是總監?”

              但楊同禹認為,年齡并不能決定水平,程序員的水平完全取決于是否在持續學習。甚至,出身對這個職業都并不重要。程序員工作能做多久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這份工作的熱愛。“我在小米的時候有一個同事以前是學中文的,之后對計算機很感興趣,后來就自學做了程序員,現在在他的位置上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績。”

              最適合過日子的人

              剛剛過去的“雙11”,楊同禹沒有購買一件商品。他坦言,自己有“消費焦慮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買電子產品我從來不糾結,因為它價格很透明,真偽也很容易辨別。但是家電、服裝價格都不透明,我獲得不了全面的信息,無法準確評估它的價值。做消費決定時,我就會很焦慮。”楊同禹說。

              在互聯網公司做公關的宋麗亞是程序員“家屬”。她的男朋友是程序員,也是她心目中“最適合過日子”的群體。

              適合過日子并不等同于縮手縮腳。她的男朋友舍得為家里和自己添置科技產品,加濕器、空氣凈化器都是挑品質最好的買。剛剛過去的雙11,他又購入了戴森的吸塵器。“要是沒有我在的話,他可能會買一整套戴森的產品。”

              同時,宋立亞的男朋友完全不重視穿衣打扮。優衣庫的同款褲子他買了好幾條,幾雙耐克的鞋子雖然不是同款,卻很難看出差別。

              宋麗亞發現,程序員的樂趣來自技術本身。她參加過兩次程序員間的“技術型家庭聚會”,往往由購置了科技產品的程序員發起,招呼大家一起來家里體驗。前不久,一個程序員花了兩萬多元,買了一臺Oculus VR設備,招呼大家去家里玩。當天的全部主題就是討論這個產品,體驗里面的游戲和繪畫等功能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覺得自己被他們影響了不少,自己也有點‘極客’(geek)了。”宋麗亞說。

              從前的她是顏值經濟消費者,買東西重視美觀程度和性價比,現在她更愿意去體驗最新的技術產品。以前,她一直想給客廳添置個大電視,現在更想買無線投影機。雖然大電視的價格已經十分親民,但宋麗亞說,投影機使用起來很方便,更重要的是,“這些技術是值得花錢的,是對(制造者的)一種支持”。

              宋麗亞的男友慢慢教會了她寫代碼,他們一起寫了一頁自己的博客代碼。這讓她加深了對男友的理解,也體會到用代碼解決實際問題的喜悅。她說,以后生小孩,從小就會讓孩子學編程,開發智力,培養創造力。

              曠世科技創始人兼CEO印奇告訴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,他身邊的很多程序員,以這個事業為自己最重要的人生部分。在如何享受生活、如何提高生活質量方面,花的精力有限。一些已經做父母的程序員,會從小就給孩子培養機器人、AI方面的知識。印奇說,這些知識在未來應該像識字、讀唐詩一樣,成為啟蒙式教育。

              “程序媛”的世界

              從世界上公認的第一位程序員 Ada Lovelace 伯爵夫人,到目前最年長的iOS碼農是被蘋果公司CEO庫克請上開發者大會的82歲日本奶奶若宮雅子(Masako Wakamiya),女性程序員一直是程序員隊伍中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張靜告訴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,她在加拿大工作后發現,女性程序員只可能在一開始進組時稍微受到一點青睞,之后全憑本事,不會因為是女性程序員就被同事降低要求。而她身邊最優秀的程序員,很多都是女性。

              張靜的正職是一名程序員,在業余時間,她是美妝博主“一匹英俊的小馬”,在新浪微博上擁有近30萬粉絲。她早期發布的美妝產品照片,不少都是以編程書籍內頁為背景。她開玩笑說,做程序員的過程是一個騙局,“我一直以為這個行業里面長得好看的人很少才學這個的,等我真正學了之后發現長得好看的人各行各業都有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一堆大老爺們兒天天在一起干活,也沒必要捯飭自己。但就我自己一個女生,我還是得有點追求,不然就跟他們一樣了。”在一家外企做java開發工程師的秦艷霞是組里十幾名成員中唯一的一名女性程序員,社會上“黑”程序員的梗,她張嘴就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程序員沒有男/女朋友這個梗,是不會過時的,主要因為他們沒時間,公司里遇到的女生也少。”秦艷霞說,如果她和程序員談戀愛,首要要求就是男朋友的IT技術要比她強,不然bug來了呼叫誰呢?但秦艷霞緊接著說:“我這么忙,哪里有時間去談戀愛。”

              剛剛過去的雙十一,秦艷霞的兩位同事沒花一分錢,還有一個給自己花了600塊錢。大家都說,這位同事出血了,因為在平日,除了房租,他每個月的開銷大約是一千多塊錢,主要花在通勤和跟同事聚餐上。T恤、牛仔褲、雙肩包和舒適的鞋子,毫無疑問占領了組里同事穿搭的絕對優勢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“作為女生,同事給我的關照可能會多些。一個簡單的操作,如果是男生去問,在忙的同事可能會讓他自己解決,如果是我問,態度就有些不同。”這正是秦艷霞想要的——在知名外企里,學更多技能,讓自己進步,賺更多錢。

              研究生畢業時,秦艷霞的不少同學都簽了北京的國企,戶口、穩定的工作環境似乎是不少人的首選。秦艷霞不確定是否要留在北京,于是選擇了夯實編程這項世界通用語言。

              早上十點上班,晚上八點半下班,這是秦艷霞正常的工作時間。項目偶爾要加班,最晚的一次,她十二點才走出公司。這讓她擁有無比規律的作息,充實而滿意的工作狀態,和幾乎沒什么存在感的私人生活。“工作以后,沒有六點半前下過班。踩著夕陽下班這種感覺是沒有的。回到家也是一個人,早點晚點都一樣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每天吃完晚飯,秦艷霞和同事會在公司附近溜一圈,這是她們的社交時間。其余忙手頭工作的時候,她們幾乎沒什么交流。社交時間的一大部分,都被他們用來討論股票、房市——這是組里好幾位同事最愛聊的話題。

              秦艷霞的同事王吉鑫說,在他們公司所有的程序員中,女性鳳毛麟角,所以任何一個組有女性程序員,都會笑稱自己“高人一等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程序員分類,要看怎么分。分兩類的話,那就是程序猿和程序媛。”王吉鑫說。

              王吉鑫坦言,拋開一些行業內部和社會上的玩笑,女程序員絕對不是能力低的代名詞。“決定編程能力的又不是性別和年齡,當年在學校的時候被同班女同學在編程比賽中虐過,(她)用時少,正確率高,還能解比較難的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就是在改變世界”

              前不久,《程序員爸爸買的房,我來考成學區房》一文在網上得到廣泛傳播,作者提出,昌平二中中考成績優異的原因,正是西二旗IT公司密集,而程序員一代的孩子已經上初中了,是他們用自己的努力,將中考分數抬高。

              對此,楊同禹認真地說:“我不認為一個群體的智力水平比另一個群體高很多,從統計意義上這不太現實。我在學校也見過天才,但天才那個群體和我們的群體比較,我不覺得會有那么大的差異。”楊同禹說,更可能的原因是,程序員在學習上投入的比較多,也愿意在教育上投放精力,可能孩子的成績會有一些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智商高、收入高,這是在程序員傳說的單調生活外,最令人艷羨的兩大傳說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如果用一線城市房價做參照的話,中國程序員無疑是越來越窮了。

              楊同禹已經做了8年程序員。2005年本科畢業后,他的一些同學以6~8千的薪資擔任程序員。當年,北京華清嘉園的房價不到一萬塊錢一平米。程序員一個多月的工資就能買一平米房子。也就是說,當年的薪資水平相當于現在月薪八九萬的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但楊同禹特別指出,程序員的工資雖然沒有在十年內漲十倍,但漲幅也超過了很多行業,絕對算是收入水平增長較快的行業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“雷軍那批人應該算中國第一代程序員了,他們那時候機會特別多。”楊同禹前不久剛為公司面試了不少90后的應屆畢業生,他發現,和80后那一代程序員畢業后第一選擇是外企、IT不同的是,現在很多畢業生的首選是國內一線IT公司、創業公司。“這是時代決定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楊同禹說,業界地位是靠多年的持續投入,例如微軟和蘋果,已經在操作系統領域深耕多年。這是一個投資周期比較長、進項慢的行為,但由于中國有了阿里、騰訊等獨角獸企業,在一些開源社區,中國程序員參與的比重和話語權越來越大,業界地位也逐漸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“程序員在用軟件、互聯網、移動互聯網、AI,極大程度地改變世界。”楊同禹頓了一下,補充道:“可以說,改變了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行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三十年前,中國老百姓聽點兒消息怎么聽啊?電臺報紙電視臺,現在信息流動速度極大加快了,人們獲取信息的成本極大降低了。因為信息技術領域有了巨大的進步,所以改變了媒體這個行業。”這是楊同禹隨口舉出的一個例子。

              敲代碼的時候,會有和世界相連接的感覺嗎?

              在開源社區做了一點貢獻,被全世界其他程序員使用的時候,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改變世界的感覺。”

            109
            3
            標簽:程序員

            程序人生熱門文章

              程序人生最新文章

                最新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大香蕉在线影院